国际制片人组合拍摄白求恩纪录片

Submitted on 周一, 03/13/2017 - 12:00

3月4日是白求恩诞辰127周年纪念日。以蒙特利尔为基地的“当代白求恩行动”团体迎来了两位纪录片制作人。他们正在为制作一部新的讲述白求恩故事的纪录片蒐集资料。这两位纪录片制片人一位是来自法国的若妮·波普(Jeunne Pope),另一位是曾在日本和加拿大留学的华裔制片人王鹰。他们二人受聘于北京电影学院担任副教授,在青岛分校任教。而两个人都曾在蒙特利尔学习和生活过。

蒙特利尔是白求恩度过职业生涯的主要城市,在这里留下很多印记。从一九二八年初开始,白求恩在蒙特利尔的皇家维多利亚院担任加拿大胸外科手术开拓者爱德华·阿齐博德医生的第一助手。五年之后,由于与其他几个医生在个人关系和专业上发生摩擦,白求恩在1933年离开了那个医院,到蒙特利尔以北十里的卡第埃维尔的医院担任胸外科主任。虽然那个医院规模较小,声望也较低,但白求恩在胸外科方面的卓越工作,使他两次当选为北美胸外科医生协会的执委。从70年代初开始,市中心的一个广场上上就矗立起白求恩的汉白玉全身雕像。那个广场在90年代末经过改建, 正式命名为白求恩广场。多年来,蒙特利尔的几个展览馆和华人社区都举办过规模不同的白求恩展览。进入21世纪,这里还出现了一个“当代白求恩行动”慈善团体,通过与中国医疗机构合作,组织加拿大的医生到中国为边远地区的患者治病。

此次两位制片人来蒙特利尔,受到了“当代白求恩行动”主要组织者之一孙公铎先生的鼎力相助,包括预先联系存有白求恩档案的图书馆。记者趁着两位制片人来到蒙特利尔之际采访了他们,希望能够了解他们拍摄新的白求恩纪录片的初衷, 以及采访拍摄的进展情况。若妮·波普介绍说:“我们是纪录片制片人。这次制作的白求恩纪录片,大概需要3到4年的时间才能完成。我们希望能在中国和加拿大的电视台播放。这是一个大项目。我们希望把它做成一个美好的讲故事的纪录片,与以往的讲述白求恩的纪录片会很不一样”。

王鹰说的更具体:“世界上约有15亿人知道白求恩,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白求恩知之甚少,大多数只是知道他在中国的18个月做了什么。而白求恩还有很多故事,包括在西班牙、在加拿大。而即使在他的祖国加拿大,我们也发现大多数人并不知道白求恩。虽然他的塑像就矗立在蒙特利尔市中心的广场上,但并没有很多人知道这是谁。即使知道的人有的也说,它是一个共产党员,一个给人看病的医生。这是很浅显的了解。正像加拿大前任总督武冰枝女士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的,在白求恩的一生中,他作为共产党员只有3年的时间,而他从事的人道主义工作却有很多年,为什么我们不能更多的展示他的人道主义精神呢”。

武冰枝在1999年出任加拿大第26任总督,是加拿大第一位华裔总督,也是第二位女性出任加拿大加拿大国家元首的职务。在任职总督6年卸任后,她也曾在一段时间里投入很多精力研究白求恩。虽然此前已有几本介绍白求恩的书,但她还是写出了最新版的《白求恩传》。王鹰显然已经读过武冰枝写的《白求恩传》,他非常同意其中的一个观点,就是要更全面地认识白求恩。他说:“我们知道很多人了解白求恩只是看到他是一名共产党员。而实际上他首先是一名医生,他还是一位艺术家、画家。

波普也迫不及待地接着说,还是作家,甚至哲学家。所有这些都构成他的聪明睿智。所以我们要全面地介绍白求恩的才华, 把这些作为一个整体。她说:“所以我们要做的是仍然是具有历史意义的。我们要采访那些知道他, 了解他的人。采访那些继续了他的工作的人,寻找那些有历史意义的瞬间, 例如有趣的故事”。记者了解到,这两位制片人在接受采访的第二天,已经去了在安大略省格莱温赫斯特的白求恩故乡,在那里参观了白求恩故居纪念馆,还有幸采访到了年逾八旬的白求恩外甥女。现在他们已回到中国,在教学空闲期间,还要到河北等地采访。波普说: “我们会尽可能地从各方面收集有关白求恩的资料, 比如我们会到中国采访一位95岁的妇女, 她曾在前线与白求恩一起工作。我们还会尝试到河北发现更多的曾与白求恩一起工作,仍然在世的人。所有这些因素都将使我们的纪录片能够更生动地展现白求恩的精神和他所留下的遗产”。

(文/亚明,来源:R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