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长的乌克兰外祖父

Submitted on 周一, 03/13/2017 - 06:22

自本星期加政府宣布延长援助乌克兰的军事行动以来,俄国政府对加外长弗里兰德的不满愈加公开化。此前一些亲俄网站刊登的揭发弗里兰德外祖父曾为纳粹效劳的文章也引起了加拿大媒体的注意。现在任命政府官员并不查三代,选民也未必在意自己选区的议员祖上是否有历史污点。但是他们通常不能容忍政界人士撒谎。如果弗里兰德真的像某个网站所说的那样,在家族历史上说了谎,那倒是比有个和纳粹有瓜葛的外祖父严重得多。

1996年著名东欧史专家、阿尔伯塔大学历史系教授约翰-保罗.希姆卡(John-Paul Himka,现已退休)在《乌克兰研究学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克拉科夫新闻报》和犹太人,1943” 的文章。他在文中披露,他已故的岳父迈克尔.肖米亚克从家乡乌克兰移居波兰后,二战期间曾在被德军占领的波兰城市克拉科夫担任当地乌克兰语报纸《克拉科夫新闻报》的总编。希姆卡在前言中感谢弗里兰德帮助订正此文。他们原是亲戚关系。肖米亚克的一个女儿嫁给了希姆卡,另一个女儿是弗里兰德的母亲。也就是说,希姆卡是弗里兰德的姑父或姨夫。

肖米亚克生前曾经告诉家人,他和报社编辑部同仁暗中帮助波兰抵抗组织,为他们提供假证件。但是希姆卡在文章中谨慎地表示,他没能找到另外的信息来源证实此事。他本星期在接受《环球邮报》采访时说,服从纳粹的宣传政策,刊登反犹太人文章,就是与纳粹合作。但是另一方面,肖米亚克也登过许多关于乌克兰文化的文章,帮助过许多流亡波兰的乌克兰知识分子。这不是一段非黑即白的历史。

本星期有记者在弗里兰德宣布延长乌克兰军事行动的新闻发布会上问起此事。弗里兰德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表示,这是俄国政府用来动摇西方民主体制的惯用手法。通常遇到这种政敌遭到攻击的情况,众议院里的惯常做法是也上去扔一块石头。但是这一次,保守党负责评论外交事务的彼得.肯特却站在了弗里兰德一边。他说,俄国人深挖旧事,很明显就是要丑化弗里兰德。“这是不能接受的。他们似乎试图用一些可能并不准确的历史旧事来抹黑一位部长。”他还说,这些事和弗里兰德是否有能力代表加拿大没有关系。

《多伦多星报》以“星报观点”的大字标题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支持加拿大政府延长乌克兰军事行动。文章说,亲俄网站和博客试图证明,加拿大外长因为有一个做过纳粹报纸总编的外祖父,所以感染了一种亲纳粹、仇视俄国的乌克兰民族主义病毒,这是很可笑的。加拿大政府自哈珀时代起就支持乌克兰抵抗俄国。现任政府只不过继承了加拿大长期以来的立场。把加拿大外交政策说成是一位部长因其族裔背景和祖辈经历而怀有的私仇宿怨,这不仅是对她本人的侮辱,也是对加拿大人的智商的侮辱。

(文/吴薇,来源:R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