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三抽茅签

Submitted on 周二, 03/14/2017 - 12:47

阳春三月是指农历三月,时序为清明到谷雨这段时间,气温稳定并渐渐升高,山坡上百草开始返绿,树木吐出了新芽,绿色从山坡下氤氲着漫向山顶,一天一变,吹来的春风都有了草木的清香味,仿佛山是被风吹禄的一般。在这散发草木馨香的春风里,我想起了儿时小伙伴们唱的儿歌“三月三抽茅签,茅签香茅签甜,看着大人去种田……”

茅草生长在向阳的山坡上,茅草叶,一小指宽、半人高,过去农村修的草房、守号棚、牛圈、猪圈、羊圈、厕所……都首选茅草盖顶,它沥水,长年不腐烂,特别耐沤。那时农村贫穷人家多,瓦房少草房多,加之茅草又是做饭、取暖引火的最好材料,山坡上长得密实的茅草早早就被人割走了。割了茅草的地方,第二年长得更好。茅草根有像竹子一样的节,签字笔芯那么粗、白里透红,一二尺深,味甜、可入药,有清火治流鼻血之效。小时侯,挖茅草根、洗净、放嘴里咀嚼,让舌尖享受久违的水果糖一样的甜味。

茅草和其它杂草相比有不同的生长特点,从根上最先长出来不是草叶,而是一支像织毛衣的竹签,长到五六寸长时,尖上生出一片小小的叶子,这个时候,我们用拇指、食指和中指捏住它向上稍稍用力一拨,一支茅签就抽出来了。如果发黄的旧茅草没被割去或未被野火烧掉,就须用一只手拔开草丛去搜寻。通常我用右手去抽茅签,抽出的茅签交到左手上握着,一会儿功夫,就能抽上一把,当左手握满后,用橡皮筋扎起来,又抽第二把。抽出的茅签拿回家或学校去,分给其他小伙伴一些,坐在那儿剥茅签吃。拿一支茅签在手上,从中剥开,露出乳白色的、三四寸长的、毛绒绒的芯,放入口里咀嚼,软软的香甜,它能充饥和满足口欲。实际上吃的草芯就是茅草尚未吐出的花絮,草还未长出,却先生出花苔,抽出花絮来繁育种子,去传种接代,然后才发育它自身。

我上中学的有一年的寒假里,一邻居用背篼给我家后面山巅上的气象观测站,送过年用粮油菜,他爮行至半山坡歇脚,并取出一支香烟来吸,起身走时烟头扔在路上,没想到他走出四十多米远了,扔下的烟头在歇脚的地方把路面上踩踏烂的茅草引燃了,燃至路边起了山火,他放下背篼返身去扑火,那面长着茅草的山坡一旦燃烧起来,以一人之力怎能扑灭。火借风势、风助火威,火越燃越大,等村上的人赶来,那面草坡已快烧完了,火一直烧到山顶才扑灭。三月三到了,小伙们都喊着“三月三抽茅签”,相约着爬上被野火烧了的那面草坡。没想到,被春雨淋湿的草灰还贴在地面上,远看依然是火烧焦的山坡,近看草灰中冒出了一支又一支嫩绿的茅签,在灰黑的火灰衬托下,显得格外好看。那一年的茅签比以往都“胖”、都好吃,也是我抽茅签最多的一次。又过了一周再去,长得粗粗壮壮的茅签,有些已吐出了花絮,抽的茅签剥开后,绒絮已变为浅粉红色,放嘴里嚼不烂还有了涩味,不能吃了。只有三月初三前后几天为抽茅签的最佳时期,无怪乎才有“三月三抽茅签”这一说。从那次抽茅签以后,我再没有抽过茅签了。可每当想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句诗的意境时,眼前浮现的就是那次抽茅签看到的景象,这幅画面是那么形像和生动。

现在看来抽茅签是一种对植物–茅草的虐杀行为,抽一把茅签,毁灭掉数以万计的茅草种子。如果这些茅草种子过二三十天成熟后,破春风吹到沟沟坎吹、山山峁峁、田边地头,那将又多出多少茅草来,这些茅草又将固住多少泥沙,护一方水土,美一处环境。今天,只要把“三月三”就当成是一个节日来过就行了,“二月二龙抬头;三月三生轩辕。”这是中华民族的始祖黄帝的诞辰日,就是我们的“圣诞节”。这一天不必去抽茅签,可去踏青,领略大自然的美好;去观赏茅签,欣赏生命繁衍的伟大;去纪念轩辕黄帝,感恩中华民族的始祖,这不亚于抽茅签带给我们的快乐。(2017年3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