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墓前的酒瓶

Submitted on 周二, 03/14/2017 - 12:53

踏着渐渐浓重的暮色,我们走进许世友将军故里–新县的一个山明水秀的小山村。这儿原属湖北省所辖,后来划归河南省。沿着修建的层层水泥路,我们慢步前行。绕过一个种着莲藕的清清大水塘,攀上半山腰,在树木葱茏的山坳里,坐落着颇有气魄的许世友将军墓。

墓地分三层,第一层是一块平台,将军的半身花岗岩雕像挺立在水泥墙前,身着上将军服,头戴军帽,双眼炯炯有神,仿佛将军仍在用他那犀利的目光,注视着风云的翻卷、山河的婵变、百姓的日月、国家的安危……将军的雕像两边摆放着两盆长青的植物,雕像的基座下放置有九小盆绿色植物,葱郁茂盛,生机勃勃。将军的怀中放有敬献的两束鲜花,将军雕像的背后是一道石墙,石墙背后,近处,栽植有一排冬青和红叶的灌木,中间插着三面间隔约1米的五星红旗,迎风招展;远处,各种绿树撑出一道绿色的屏障。第二层是供世人凭吊的小平台,平台后一道石墙,高约2米、宽约20米,石墙前置一座石香炉;石墙上有一条二楞,宽约0.20米,放着一层又一层的酒瓶,共九层,至少有千余个,全是茅台酒瓶,无一杂牌。第三层平台,前面有一座高达丈余的石碑,上刻 “许世友同志之墓”。石碑后,就是许世友将军的墓地,用一块块水泥石材切成墓顶;碑座前,献有蓝色玻璃纸托包的一大束鲜花;碑座前沿上,两边供着一包麻饼、两枚果品,中间放着三只酒杯,旁边立着一瓶茅台。斟满茅台酒的酒杯已经溢出,从碑座下淌,如同拜谒者的热泪,湿淋淋一片!

众所周知,许世友将军厚重少文,在延安时期,他是唯一敢带枪去见毛主席的我军高级将领。在毛主席晚年,他又是毛主席最依重的一位战区司令。1973年中央准备调动八大军区司令员,他坐在毛主席对面的前排。

毛主席问许世友道:“我要你读《红楼梦》,你读了没有?”许世友立即回答说:“读了。”毛主席接着又问:“看了几遍?”许世友说:“一遍。”毛主席说,“一遍不够,要看五遍才有发言权呢。”毛主席说完后又接着背了《红楼梦》中的一大段。然后,他把话锋一转说:“你就只讲打仗,你这个人以后搞点文学吧。”“‘常恨随、陆无武,绛、灌无文’。绛是说周勃,周勃厚重少文,你这个人也是厚重少文”,“你就做周勃吧!”

后来,许世友查阅资料,才知道毛主席说的这句话,出自《晋书·刘元海传》。刘元海就是在西晋末年建立汉国政权的刘渊。他本是匈奴人,小时候就熟读诸子史传,曾对同窗说:“吾每观书传,常鄙随、陆无武,绛、灌无文。”他还解释说,汉初的随何、陆贾这两位饱学之士,由于不知兵,就是遇到了汉高祖这样的明主,也不能建封侯之业;周勃(被封为绛侯)、灌婴这样的武夫,打完仗后,竟不能在太平年月开创美好的秩序,我真为他们惋惜呀!”

毛主席引用刘渊的“常鄙随、陆无武,绛、灌无文”时,特意把刘渊说的“常鄙”改成“常恨”。这一字之改,意思就从“鄙视”变为“遗憾”了。周勃是西汉初年刘邦手下的名将,是刘邦去世后安刘灭吕的主要将领。《史记》里也说他“不好文学”,刘邦倒很看重他为人“木疆敦厚”的特点,觉得可以托付大事。所以刘邦死后,周勃和陈平一起灭吕,维护了符合当时主流民意的政治秩序。了解了这些后,许世友才知道毛主席让许世友学做周勃的真实用意。

在共产党的队伍里,许世友以武功高、酒量大而闻名,领教过他酒量的一位将军曾扬言“再跟许世友将军喝酒要带一个营的兵士来保驾”。但是,许世友饮酒曾败在三人手下。

一个叫钱铃戈,女画家,叶剑英和曾宪植之子叶选宁的夫人,1945年生于延安、1965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声乐系,喝酒从来就没有醉过。许世友去世前还跟夫人田普说:“很想再跟铃戈喝场酒。”可惜直至1985年10月22日16时57分病逝,享年80岁。而与钱铃戈再喝场酒的夙愿,成为这位开国上将无法实现的遗憾了。

另一位是新四军副参谋长周子昆的夫人何子友,2016年2月22日8时44分在南京逝世,享年103岁。何子友和许世友是好朋友,何子友曾担任过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团武艺总教官,被誉为“何铁拳”、“双枪何奶奶”。只要一有空,就到许世友中山陵八号家中聚会。一次,许夫人田普过生日,俩人面前一人放了一个比碗大的菜盆子,说喝酒不误吃饭,启开了两瓶茅台,一个盆子里倒了一瓶。俩人几乎是同时将馒头掰开,然后将半块馒头浸泡在酒里夹起来送到嘴里。不一会功夫,只见他们菜盆子里的酒干干净净的。喝到最后,许世友当着众人笑了:“我恐怕还真喝不过子友!”据何子友的女儿周民说:“我从小就看见妈妈用馒头蘸酒……不过我真没有见妈妈喝醉过,也不知道她有多大酒量!”

第三个让许世友敬佩的就是共和国总理周恩来。许世友生性梗直、刚烈,但嗜酒,有时就没个深浅,说罚就罚,不惜动武。曾经把一位将军搞得很苦,抓走了人家的卫兵,又让监酒的捏住人家下巴用碗灌。难免有人向总理告状。周恩来善于处理各种最复杂的矛盾,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法。比如许世友,除了毛主席,等闲人说了话他不会老实听。他性烈如火,连全军敬畏的彭老总都说要让他三分。对于这样有着特殊经历义气深重的人,要另择良机。

一次,许世友进京时,周恩来向这位嗜酒的司令员发出了挑战。周恩来不动声色地陪着他干了两瓶茅台酒后,许世友就喝高了,而周恩来又打开了第三瓶。他在周恩来面前,羞愧无比,甘拜下风。周恩来趁机说: “人酒量有大有小,不要自己能喝就认定别人也能喝。不比当年了,人过50岁,身体素质下降,再那么乱喝要闹出事呢。你也一样,以后喝酒不许超过6杯,半斤。许世友当即答应:我,我自己喝,不超过半斤!

后来,周恩来对许世友的孩子们也交待过,让他们监督劝说父亲,喝酒不要超过6杯。许世友基本作到了。偶尔逢了热闹场合,多喝几杯也不忘解释:总理叫我自己喝不要超过6杯,今天是大家一起喝,多喝两杯就多喝两杯,不是我自己喝嘛……从此,许世友将军喝酒文明而有所节制了,很少再喝醉,也不再强人所难,搞什么监酒罚酒。

许世友将军去世之后,当年的战友和部属,知道将军唯一的嗜好就是痛饮茅台,前来拜祭之时,均携茅台酒而来,斟满酒杯,洒在将军墓前……

许世友将军墓前那一排层层叠叠的茅台酒瓶,既是将军嗜好的印记,又是将军人品的见证,更是将军魅力的缩影!

(文/吴树民,2016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