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嫂的期盼

Submitted on 周二, 03/14/2017 - 13:04

踏着零星小雨,步入这个沂蒙山区的小村庄,当年纷飞的战火,已变作沟边道旁满树红灯笼一样的柿子;当年闻名的“红嫂”,已成为展室庭院岩石耸立起巍峨的雕像;当年养伤的小屋,已辟成观光游览继承革命传统的课堂;当年沉寂的村舍,已化作历史元素融入现代的影视基地–这就是临沂市沂南县马牧池乡常山庄。

那纵横交错的小巷子依旧狭窄绵长,那重叠光亮的石板路依旧结实平整,那层层古朴的大窑洞依旧布满沧桑,那砖石砌成的座座楼阁依旧英姿奇丽,那花格窗下的坛坛美酒依旧醇香醉人,那龙盘虎踞的座座城楼依旧喜迎宾客……可是,当年的“红嫂”,还会从遥远的异地他乡归来吗?

“红嫂”的原型是王焕于、明德英、李桂芳等沂蒙山区的普通女性,她们的拥军事迹却永铭史册,感人至深。抗日战争年代,沂南县作为抗日根据地,数十万军民在此浴血奋战抗击日寇侵略,沂蒙“红嫂”明德英用乳汁救活伤病员的故事就发生在这儿。

1941年的冬天,八路军山东纵队驻马牧池的司令部被大批日寇包围。11月4日,八路军一名小战士在反“扫荡”突围中身负重伤,被明德英机智救下,为他包扎伤口。当搜捕的日军走后,伤员因失血过多,缺水休克,周围没有任何可供伤员饮用的水源,情急之下,正在哺乳期的明德英毅然用乳汁救活了伤员。随后,她又和丈夫李开田倾其所有,收养伤员半个多月,使其康复归队。1943年,她又从日军的枪林弹雨中抢救出八路军山东纵队军医处香炉石分所 13岁的看护员庄新民。

在解放战争中,为支援孟良崮战役,这里的32名妇女“没有桥腿用人腿,没有桥板用门板”, 时任艾山乡妇救会长的李桂芳,组织村里的32名妇女拆掉自家门板,双腿扎进冰冷的河水里,用身体当桥墩架起了一座“火线桥”,主力部队抹着眼泪借助这座桥迅速过河歼敌。而更令战士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妇女中有的已经身怀有孕……

李桂芳1925年出生于南沿路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当过“童养媳”的她,在地主家干过长工。15岁就参加革命,成为村里妇女活动的领头人,她们送郎参军、救护伤员,缝军衣、做军鞋,抚养革命后代,她们在艰苦卓绝的年代里有一个共同的心愿,那就是:“让吃着我们摊的煎饼、肩抗土制步枪的八路军将士,能够勇往直前,打败装备精良的日本法西斯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派。”

1939年6月,徐向前率八路军第一纵队领导机关住到王换于家后,委托王换于办机关托儿所。王换于安置了机关27个孩子,以后又陆续安置了一些,共有42个孩子。其中有徐向前的女儿小何(乳名),罗荣桓的儿子罗东进、女儿罗琳,陈沂、马楠夫妇的女儿陈小聪,胡启才的儿子胡鲁克、胡鲁生,王寅的孩子小点,还有高克亭、黄秀贞、刘仕铁、艾楚南、王建安、周赤萍、王辩、赵志刚、王统照、张凌清等领导干部的子女,最大的七、八岁,最小的只有几个月。从1939年秋到1942年底,战时托儿所的孩子们在王换于及其家人的精心呵护下,均安全、健康地成长。一次,王换于看到一位烈士的孩子没有奶吃,就将孩子抱回家交给二儿媳。儿媳正抚养着自己和另外几个抗日将士的孩子,奶水也不够吃。她对儿媳说:“烈士的孩子饿死了,就断根了,咱的孩子饿死了,还能生,咱家的孩子就吃粗的吧!”实际上,王换于家因抚养抗日干部的孩子,有四个亲骨肉因营养不良和照顾不周而先后夭折。1943年后,王换于受鲁中区党委和鲁中联办的委托,又将45个10岁至14岁的孩子安排到东、西辛庄抚养。抗战胜利后,山东保育小学600余名学生,又安置在东辛庄,王换于全家受组织委托,竭尽全力为保育小学服务。

1941年冬,大众日报社干部白铁华被日军抓去严刑毒打,眼看已经断气。群众发现白铁华,报告了王换于,王换于立即找民兵将他抬回自己家里,经全家三天三夜精心救护,白铁华转危为安。王换于将白铁华转移到山洞中掩护救治。王换于听说獾油拌头发灰能治烧伤,就找到一家猎户,买了一只獾,熬成油,又把自己的长发剪下来烧成灰和獾油拌好,给白铁华敷上。后来又听说“老鼠油”是治烧伤的特效药,她又四处搜集老鼠油。白铁华全身被烧伤,不能翻身,王换于和儿媳、女儿,每隔一个时辰给他翻一次身。在王换于一家的精心救护下,经过近半年的时间,白铁华伤愈归队。白铁华重新返回工作岗位后,转战南北,一直没有音信,王换于一直挂念着他。

1983年的夏秋之交,白铁华携夫人一起,专程从广州来到沂南县东辛庄看望王换于。走进王换于的家门,白铁华就跪下给王换于磕头,嘴里喊着:“娘,亲娘,孩儿对不住您……”王换于一眼就认出白铁华,心里又气又痛。搀起白铁华说:“孩子,你知道,老妈已经是95岁的人了,念着你的一颗心,悬了42年哪!”

在革命战争年代,沂蒙“红嫂” 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正如沂蒙革命民谣歌颂的:最后一碗米,送去做军粮;最后一尺布,送去做军装;最后老棉袄,盖在担架上;最后亲骨肉,送他上战场。

沂蒙“红嫂”明德英用乳汁救活的伤员,后来在激战中英勇地牺牲了,他无法实现返回沂蒙山区看望亲人的夙愿。沂蒙“红嫂”王焕于用心血和生命救护的那些革命后代和伤员,为什么迟迟不去看望自己的救命恩人呢?假如王焕于不是那么长寿,大概临死也难见到自己救助的白铁华等人!

(文/吴树民,2016年1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