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医生最需要什么训练?

Submitted on 周一, 03/13/2017 - 11:55

在加拿大从事医生的职业虽然收入高、社会地位高,但这个工作的压力也高,特别是急诊室的医生需要在非常短的时间里做出事关病人生死的决定,压力真是山大。但加拿大医学院的课程却并没有为未来的医生们提供如何应对压力的培训。

据报道,西恩.威尔森(Sean Wilson)回忆他第一次做出有关病人生死的决定时他首先想到的不是他在医学院学到的知识,而是他在加拿大军队服役时受过的心理抗压训练。威尔森现在是在蒙特利尔市的实习医生,走完住院医生/实习医生的阶段后就可以成为自己开业的家庭医生了。威尔森承认,走出医学院的课堂来到医院实习是个很难适应的阶段,幸运的是他在加拿大军队服役时受过的如何减压、保持自身心理韧性和弹性的训练帮助他渡过了难关;而不少与他同时来到医院实习的同学却被医院里紧张忙碌的诊断、治疗病人的责任和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有的甚至由于筋疲力尽而患上抑郁症。

美国医学学报2015年发表的一个研究显示,每三个住院医生中就有一个感到抑郁,医生的自杀概率也高出社会的平均水平。加拿大的一项研究更显示有四分之三的加拿大住院医生感到筋疲力尽。威尔森医生指出,现在加拿大军队的军人互相之间可以公开的、经常的讨论自己的心理健康问题,但加拿大的医生们之间仍然视心理健康问题为禁匿,这太落后于时代了。

不过好消息是,越来越多的加拿大大学的医学院和加拿大医院开始为医学院学生、住院医生和正式医生们提供从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借鉴和引入的心理抗压培训项目,目的是让受训者掌握面临巨大压力时如何保持冷静的方法。海豹突击队员要能够在面对敌方枪林弹雨的环境下迅速做出有关自己和战友生死的决定,而医生要在很短的时间里做出如何抢救面临生死问题的病人的决定;除此之外海豹突击队员和医生的另一个共同点是日常工作的压力也高于常人,而且这些来自外界的压力是他们自己无法控制的。

加拿大军队副总医官Scott McLeod在2014年主动与有9千名会员的加拿大住院医生协会联系,表示愿意提供加拿大军队培训军人心理抗压能力的培训课程。加拿大军队是在2002年开始借鉴、引入美国海豹突击队心理抗压培训项目的, 因为那一年加拿大联邦政府作出向阿富汗派驻加拿大作战部队的决定,加拿大军方需要加强对自己军人心理抗压能力的培训。

研究显示,美国海豹突击队候选人中那些具有较强心理抗压能力的人一般能够通过严酷的考核,而且经受过海豹突击队心理抗压培训的队员们的水下作战和陆地作战能力都有所提高。美国海豹突击队的抗压心理培训项目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找到自己心里承受能力的薄弱点,并学会应对的办法;第二是掌握四种控制体内荷尔蒙反应的技巧,以克服恐惧感。最常用的自我控制方法是深呼吸,以激活神经隔膜、放缓大脑皮层释放神经化学因子。

加拿大住院医生协会已经在哈利法克斯市的Dalhousie大学和卡尔加里市的Calgary大学推出了抗压心理培训试点项目;接下来的试点大学是哈密尔顿市的McMaster大学。2016年,加拿大首都的渥太华医院开始为医院中负责治疗和看护濒临死亡病人的医护人员提供抗压心理培训项目。

(文/方华,来源:RCI)